方所成都店

方所成都店

地理位置:

方所成都店于2015年1月29日开业,位于太古里负一层,全店约5,500平方米,跨度100余米。

设计特色:

设计团队在建筑材质上的突破以及空间上的巧妙运用,打造出独一无二的知识殿堂。空间内皆运用天然的材质,木、竹、铜、铁、纸、布、石,等均以最原始的方式呈现,在原生质感中体验精致与粗糙的冲撞,展示美的极致。这与方所书籍、美学生活、衣饰设计、咖啡的商品挑选原则一致——“运用天然材质制作、兼顾美感与实用的价值。”

空间特色:

▪入口“别有洞天”

成都,兼具历史之厚重和年轻思想之活力。自西汉后,成都便是”南丝绸之路”的入口,东西文化碰撞的交融之地。A入口上接广东会馆,下通太古里停车场,西连成都春熙路地铁口,来自多方的力量将汇聚于此,展现着不可估量的文化活力。门面呼应广州方所的拼接风格,用块体与线条等元素,以木材、金属等天然材质削面拼接形成。接近200㎡的木质中式设计和暖调灯光为这块公共空间创造远古的神秘,“别有洞天”。

B入口的地面部分,是约两层楼高的的形象装置,仿照家屋造型,参考方所LOGO的设计,由金属铜与铁打造而成。经过雨水等腐蚀,装置将缓慢产生材质上的变化,时间会在表面留下起伏不一、深浅各异的痕迹。整个装置让方所直接面对城市,致力打造一个精神家园、公共文化空间,为所在的城市发声。

▪航行于书海星际的红铜方舟

B入口地下扶梯直接连入店内,客人通过狭小的金属管道后再进入开阔敞亮的店铺空间。前后两个维度空间的反差,客人犹如穿梭时光隧道,进入一个传奇的异质空间。

扶梯由红铜焊接的重达十六吨的雕塑体笼罩。铜身通过工人从内向外手工捶打磨光而成,再经由药水擦磨以及灼烧,散发低调而神秘的色泽。地面采用的是磨石子地坪内敛如神秘的星空,内嵌的铜条璀璨似行星的轨迹。在点点缀星的地面衬托下,这块充满远古气息的雕塑体犹如诺亚方舟航行于书海星际。

▪立体多维的图书殿堂

进入方所后,传统的三维空间概念被消弭,取而代之的是多维空间的共存与穿越。高低纵横的铁铸廊桥,无限延伸的图书立柜,随之堆叠层层的阶梯,结合地下藏经的概念,建造立体式、阶梯式的图书殿堂。在这里,以往空间中单一的水平线垂直面被打破,从任何一个角度均可上下左右看见另一个空间的存在。

儿童区被设置在殿堂的最深处。设计师藉由空间设计的巧思,创造各种弧型与方型的连接与对位,将此区域的顶部做成向中间收紧的穹顶。在浩瀚星际的氛围中犹如进入机舱的内部,时刻等待发射,去往未知空间中探索。

▪舞台剧场内的哥特式立柱

地面上的立柱为哥特式切面造型,一共37根。为了主动发挥空间长条状的特点,造型柱的顶部均做视觉延伸处理,最大限度地将书籍的氛围延伸到空间的每个角落,打造成古今融会的知识长廊。配合无论色调和位置都精心设计的暖黄灯光,读者仿佛置身于舞台剧场,流连忘返。整个柱身工艺技术极其复杂,从立钢架、灌浇到完成,耗时半个月之久。其颜色也经过多次调配,力保呈现最原始风貌。而柱体的削面造型,也融合到书柜、桌椅的设计当中。

▪园林诗意中的高低廊桥

成都方所的挑高设计,让几乎贯穿整个空间的廊桥成为另一大特色。廊桥长百余米,与高低纵横的书柜形成了园林般的风格,充满了小桥、峡谷、吊桥、观景台的意境。在视觉的交错中,让人感受到“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的诗意。

有一段廊桥的宽度仅容许一个人通过,这段距离被称为“猫道”。这是借用剧场的布置——在后台人们需要对灯具、音响设备等进行维修或者更换而要使用的一个通道。人们在通过”猫道”时需要小心翼翼,方所希望在这个空间里,通过一种简单的肢体接触,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廊桥上的扶手是成都方所注重体验细节的又一体现,它比一般的扶手宽3倍左右,扶手的两边都添加了前高后低的隔板,所形成的高度差就如教堂中搁放圣经的台面,是阅读的最好角度,方便读者舒服地观看书籍。而隔板之间的距离也紧跟潮流,专门设计成方便读者摆放手机的尺寸,在书海中畅游亦不怕随身之物丢失,同时暂离俗世纷扰。

▪原始朴实的东方美感

在延续广州方所木质天然的中式设计和暖调的灯光氛围的基础上,设计团队致力呈现原始朴实的效果。方所的栏杆与墙体之间的”接触”并没有采取传统意义上的”包” “压”工艺,而是让铁质栏杆直接插入墙体,以最狂野、原始的方式将其呈现。整个空间没有任何贴皮,在这里建筑材质各自呈现它们原始的风貌,水泥是水泥,石是石,铁是铁,设计上加重金属与石材的原生质感。这种朴实是极粗糙与极精致的冲撞,也正是这种冲突展示了美的极致。

细节特色:

在方所成都店,整个视觉设计的主题围绕“星空”而展开。方所成都店的整个形状宛如长颈鹿的星系出现,它就是鹿豹座,在B入口的地方绘有鹿豹座的图形。鹿豹座作为人类迄今观测到离地球最远的星系,距地球133亿光年,是人类可探测到的最遥远的星系。在它身上是人类的智慧跨越光年抵达宇宙最深处的证明,人类智识的见证。这正是方所选择它的意义。

除此之外,方所成都店员工制服绣有余光中的诗作《茫》——

“时间在远方虚幻流着

你在我掌中,你在我瞳中

任萤飞,任蛙鸣,任夜向西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