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方所

西安方所

地理位置:

基于书店与城市在地文化结合的持续探索与实践,方所在2020年9月正式入驻西安,落位于大兴新区的老城根G park,在全球知名古城西安城墙根下,建立起体量更大的崭新文化地标:西安方所。

西安方所总面积近5000平米,除了涵盖我们一贯视之为核心的阅读、生活、时尚、艺术,还增设定制型共享空间、儿童空间、新型展演空间,希望为西北读者带来更富创新性的多元零售服务与全方位的知识消费体验。

作为方所新一代的文化综合体,以文化的“共创”为核心,它被寄希望于能像“文联”“艺联”一样,成为集结创意的联盟,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生活方式的创想和提案。

设计特色:

西安方所落位于老城根G park内的独栋建筑,包含一层和夹层空间。从长安东市到西市,从古代东方到西方,我们将对历史、世界、时代的观察和理解,吐纳在整个建筑的设计中。

整栋建筑的外立面以古长安军事防御设施“瓮城”、古罗马城的“门洞”为设计原型,呈现极具历史感的“浸入”体验。正门由东入口进入,经由东西向动线延伸,东部入口较窄,西部入口较开阔,呈现一个新文化空间边界的建立与消融的动态过程。

历史性的穿越与回溯,对东西方世界的洞察,对未来的敬畏展望,通过共通的设计语言相遇,在这个空间形成了呼应。而当我们逐渐进入内部,重复出现的挑高拱形门廊、斗形天花也不断提醒我们其中的建筑隐喻,“拱形”代表殿堂、知识的入口,“斗形”则代表着交汇、融合。古今穿越的自由感,身处知识殿堂的神圣感,让我们得以暂别外部世界。

设计概念解析:

有别以往方所其他店型,西安方所外立面设计首次以一个相对独立的具象化地标形态出现,而非藏身一座大型城市建筑内部的某个场所。几何体方方正正,仿若穿越众多摩登商户,千载浮华散尽,时间之必经路,放置着一截已然被建筑语言简化了的,衔接历史与未来的城垣,等待好奇寻它的人前来。

原本的建筑是一栋构造相对复杂的商业娱乐综合体,设计团队反向对其做了调整和改造,通过最简单的几何体和更能呈现秩序性的建筑材料,以触发新建筑的可识别性。

与简洁的外观设计取向相反,在细节设计和材质选择上极力弱化硬朗的印象,转而强调开放性、通透感与模糊性。外立面主材料摒弃了一般的石材、木材,大面积使用材质更为轻盈的聚酯树脂板、高透明白玻璃,内部空间则使用材质较为硬重,更能表达年代感的木质建材,并通过部分刷漆的方式表现出层次感,因此让一个坚硬的界面,呈现既有包容柔软的外在,又有足以承载厚重历史文化的坚强意志的复杂情绪。

光的设计与思考也外化至整个建筑立面,聚酯树脂板和玻璃的选择就暗含着设计团队对唐时文化的感性转移。夜幕逐渐降临,万家灯火初上,在点点散射光衬托之下,规整轻薄的幕墙建材会全面透射内部空间的照明,在建材肌理的衬托之下,远看呈现出薄纱一般的垂坠感,氤氲着温暖的橙黄色调,就像一盏趴在都市文明入口的大灯,随时要游移而去。

东西入口:极具历史感的“浸入”体验

古长安是丝绸之路的起点,也是古外来文化进入中原的最远的入口,这里是贸易、知识和思想交流的必经之地。在整栋以“古代城墙”为设计灵感的现代建筑中,入口的设计被赋予了功能以外的更多内涵。为了将这一重要元素用更具体的建筑语言表达出来,设计团队以古长安军事防御设施“瓮城”、古罗马城的“门洞”为设计原型,呈现出极具历史感的“浸入”体验。

正门由东侧进入,通过建筑内的公共区域,到达西安方所的一层与夹层空间,视线是经由东西向动线往前延伸的。设计团队对进入空间内人的行为做了充分的观察和模拟,经过几次不同的进深、门高调整,以玻璃为主建材加强对光线的引导,终于才得以在入口的功能与形式之间达到平衡。

为了具化知识聚合的表达,东侧仅设一个入口,设计团队利用挑高的外框将入口拉得狭长,门直接与通往二层的视窗打通,与之相反,西侧入口则设计成多面横向延展的玻璃门。东部入口较窄,西部入口开阔,呈现出一个新文化空间边界的建立与消融的动态过程。

东侧与静态的东面书廊紧密相连,西侧与美学联营区、设计力实验室紧密相连。中央为书塔,书塔周边依次是交流活跃的展演空间、咖啡区,靠近南侧(图下方中间偏左)设置成亲子互动的场所小方所儿童教室。

从知识的入口,延至全方位的生活美学探索,围绕中心区域传扬巨大的活动能量,分区动线规划,均对应自人与场地之间可能发生的一切联系,彼此互为场景,并不互相割裂。

斗拱形元素:不断重复的设计语言

历史性的穿越与回溯,对东西方世界的洞察,这些思考在内部设计上同样找得到回应。

踏入书廊、美学区内部,重复出现的拱形门廊、墙洞、斗形天花也不断提醒我们其中的建筑隐喻,“拱形”代表殿堂、知识的入口,“斗形”则代表着交汇、融合。古今穿越的自由感,身处知识殿堂的神圣感,让我们得以暂别外部世界。

绿色巨塔:知识符号的精神暗示

穿过书籍圣殿,面积176平方米,高达5米的环状书塔引人瞩目,这里也是南北东西动线、知识和美学的汇聚处。巨塔以书为展,书架以低饱和度绿色烤漆板搭建。在厚重的实木、水磨石等主建材包围之下,反而显现出脱离秩序的异质感。

书架旁设计了逐层上升的回旋式阶梯,随阶梯往上可以到达廊桥,与书廊上方夹层相通。

在最初的设计方案里,中心区域的设计并不包含现在的书塔,而仅将其规划成一个相较扁平的活动场所。如同广州店的“客家围楼”,成都店的“红铜方舟”,青岛店的“雅典螺旋梯”,这些设计的神来之笔承载着项目主创团队的奇思妙想,代表着每个空间的灵魂,也成为了此次设计团队的最大挑战。

设计团队参考古代佛塔的外形,用一种更开放的思考方式,设计出这个由中心扩散的双向曲线,互相包裹,并逐层上升的中心书塔,强化知识共振的表达。

 木材使用与新型空间:用设计表达流动性

各店室内建材的使用,历来皆优先考虑运用存在于自然的天然材质。空间内目之所及的木质建材,大面积使用纹理更强烈的白斑马木,搭配白橡木制作。最大限度保留原貌,并依据使用场景(展示架、桌面、地面等)经过不同的深浅漆面处理,形成层次过渡,在体现温润感的同时也突出了流动的时间感。

而在设计力实验室与小方所儿童阅读空间这两个相对独立的空间内部,设计的侧重则在于实现一个相对封闭的有安全感的空间内,年轻的思想的交流和动态的肢体表达。考虑到这些空间更加年轻,更强调行为的自由与流动性,故整体的色调均以轻盈的浅色调为主,全都特别设置了大片可落座活动阶梯,并预留出小型的活动舞台。